机智的王智慧

【AM】温柔地杀死国王的方法 (短篇完)

吐魂:

                   
  国王的一天从赖床开始。


亚瑟是被训练场上传来的一声长嚎吵醒的,那多半来源于骑士团中最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个。


他花了几分钟时间想明白自己在哪儿,又花了半个小时把身子从被窝里面撑起来。当国王的屁股终于和被子分离的时候,窗外已经开始传来越来越嘈杂的集市叫卖声。他站在窗户跟前看了一小会,新鲜空气让搅合在头脑里面的粘液少了那么一点。


他推开柜子想要找件衣服,穿过两次的在这堆,三次以上的在这堆,亚瑟从穿过两次的那堆里面扯出一件深色上衣,嗅了嗅,接着一股脑地套在身上。


他踢开挡在柜子旁边的靴子,里面的绑腿和袜子稀里哗啦地滚了出来,亚瑟反射性地紧了紧鼻子,还是放弃了把它们归到原位的念头。


前厅的什么地方叮叮当当地响着,盘子和被子碰撞的声音。


亚瑟打着哈欠路过被溢出的文书淹没的书桌,被手指头印覆盖的镜子,还有一边掉下来的窗帘。


叮叮当当的响声停止了,亚瑟坐在餐桌前属于他的座位上发呆,几分钟后一盘食物出现在眼前,他的男仆蹦蹦跳跳的,好像开心得不得了。


“快吃”


梅林拉过亚瑟对面的椅子坐下,亚瑟咽了下口水。


他掀开盘子上的盖子,梅林正在哼着没什么调子的歌,亚瑟拿起叉子象征性地戳戳盘子里的东西,应该是某种肉类的食物变成了炭黑色,一股鱼腥味蹿进鼻子。


亚瑟瞄了瞄对面的人,梅林咧着嘴巴,露出一口小白牙。


“你怎么不吃?”


“小香肠?”


“我亲手为你做的”,梅林点点头。


面前的“香肠”盘成某种排泄物的模样,亚瑟肯定他在穴居怪的洞穴里面见过它们。


梅林眨着晶晶亮的眼睛像是在催促他,亚瑟叹了口气,放下刀叉。


“梅林”,他说,“你毒药放太多了”


 


                                               oOo


梅林致力于给他下毒,这事是从四天前开始的。


根据高文的描述,梅林是被一个黑发蓝眼大胸脯的女人袭击的。亚瑟自动屏蔽了那几个形容词和眼睛放光的骑士,并决定对梅林与高文一同出城这一行为进行严令禁止。


实际上,他的男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说是袭击,盖乌斯只在男孩的脖子后面找到一个小小的伤口。


“可是”,兰斯洛特犹豫着,“他的这里看起来好像出了点问题”


第一骑士点点自己的脑袋。


躺在国王床上的人一下子坐了起来,他转转眼睛环视着围在床边的几个人,最后把眼神盯在正与掉在床下的被子作斗争的国王身上。


梅林在笑,对着他。


亚瑟手足无措地看着床上的家伙对着自己咯咯的傻笑,他感觉对方的嘴角就要被扯到耳根了,梅林的眼睛弯成一条缝,亮晶晶的光亮从睫毛里面流窜出来。


那其实挺好看的,亚瑟想,只是此时的他只觉得现在的场景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因为……


“梅林才不会像个傻瓜一样对着亚瑟笑呢”,高文的大嗓门不合时宜地挤了进来,“兰斯,你说的没错”


亚瑟看到莱昂在后面一个劲地点头,他用力白了对方一眼,接着把试图去捏梅林脸蛋的高文推到一边。


梅林顺着亚瑟靠近的姿势抬起头,额头上的碎发散到两边,露出光滑的额头。


亚瑟感觉有些热,他干咳几声,


“你没事吧”


“没事”


梅林迅速回答,顺手抓过亚瑟的枕头裹在怀里哼着歌左右摇晃起来。


 


                                                oOo


“没事”这个词怎么看来都不能被用在现在的梅林身上,当亚瑟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差点被一根上好云杉木制作的短箭杀掉。


“用衣柜和十字弩制作机关,能想到这点,看来他的智力还是正常的”,高文一本正经的诊断道。


把那根死死钉住的短箭拔下来费了他不少力气,亚瑟盯着柱子上留下的那个还在簌簌掉着木屑的坑,打了个哆嗦。


今早他正要打开衣柜门的时候这玩意冷不防地窜了出来,然后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当惊魂未定的国王大声叫着侍卫想要找出这个胆敢谋杀他的人时,梅林一声不吭地挪腾过来检查起了被藏在衣柜里的暗器。


有什么地方不对,亚瑟愣了。


梅林像是轻车熟路地掏出十字弩摆弄着,擦擦弩身,又拉拉弦,接着小声嘟囔着又把那东西塞了回去。


梅林嘟着嘴,气鼓鼓地念叨着,而亚瑟清清楚楚地听到了那句话。


“就差一点,真可惜”


 


                                           oOo


“从他的身体看不出什么问题”,盖乌斯说,“很可能是某种魔咒在起作用”


被脱掉上衣检查的梅林打了个哆嗦,亚瑟翻出一条毛毯裹在他身上,梅林鼓着腮帮,尽可能地用白眼仁盯着他。


“如果那女人是想用这招干掉骑士团的谁,她可能选了最不该选的人”,高文摸了摸下巴,走过去戳戳梅林的脑门,“这家伙就算中了十个魔咒也没那个本事杀掉我们的不是吗”。


“不是‘骑士团的谁’,是亚瑟”,兰斯洛特纠正道,“这是冲着亚瑟来的”


莫嘉娜冷哼一声,“难道不是因为这个白痴把梅林惹急了吗”,她用下巴对着亚瑟,“我支持这件事,梅林会得到帮助的”


梅林又开始傻笑起来,并试图把自己从毛毯中挣脱出来,亚瑟按住对方乱动的手脚,梅林则趁机给了他的食指结结实实的一口。


亚瑟差点叫了出来,梅林咬住了第二个指节的位置,他龇着牙闭着眼睛专心的使着劲,好像这样就能要了亚瑟的命似的。


亚瑟听到了一声悠长又扭曲的呻吟,他的皇姐正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诡异的扭动着身体,“看哪,他多可爱,像一只饿肚子的小松鼠”


 


亚瑟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饿肚子的小松鼠已经把牙齿从他的手指头上撤了下来,梅林的口水流了他一手,亚瑟选择把它们蹭在罪魁祸首的裤子上。


“总之,在找到诅咒的破解方法之前,最好不要让梅林靠近亚瑟”


“不行!”


盖乌斯瞪着两边大小不一的眼睛盯着同时开口反驳的两个人,梅林的眉眼间挤成一团,像是在生着不小的气。


“梅林还睡在我这儿”,亚瑟清清嗓子,尽量用着命令的口气说。


“这不安全”,兰斯洛特柔声劝说,“梅林想要你的命,我们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得了吧”,莫嘉娜接过话头,向他们两个的方向挑着眉毛,“梅林现在这副蠢兮兮没戒备又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亚瑟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兰斯洛特在几秒之后捂住嘴巴开始干咳,高文爆发出一阵高亢的尖笑,盖乌斯默不作声地低着头,开始往自己的医药包里面一个劲地塞东西。


梅林把自己缩进毛毯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时不时的往他这边看,亚瑟觉得自己的耳朵开始发热。


”是哪个混蛋把十字弩给梅林的!“,他决定用这件事分散掉自己过分集中在梅林身上的注意力。


高文迅速从身后拽出一个人,高个子的骑士正努力把自己缩成一个小团。


“是莱昂干的”,高文宣布。


撞在国王枪口上的骑士看起来快哭了。


“擦干净骑士团所有的靴子,在天黑之前。”


亚瑟气急败坏的命令道,梅林发出一声细小的哼声,接着再一次啃住他的手指头。


 


                                                 oOo


接下来的日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亚瑟像以往一样在早上被他的被子困住,在天色大亮的时候享用他的早餐,在议事厅或者房间的桌子上跟无穷无尽的文书和签名抗争,跟骑士团的谁打打拳,摔摔跤,处理父亲和盖乌斯的幼稚争吵,或是偷吃东西时被烧着屁股的高文的鬼哭狼嚎。


吃饭,睡觉,被梅林下下毒。


在国王美好的一天又一次到来时,梅林正拖着一桶散发着某种酸臭味道的液体小步挪腾着,他吭哧吭哧地搬运着比自己还要粗上一圈的木桶,歪歪斜斜地在前厅的地板上留下一行水渍。


就像一只蠢到家的蜗牛,亚瑟想。


当梅林终于把桶里的东西倒进他的洗澡水里的时候,亚瑟终于明白了对方在打着什么算盘。


梅林像是累的要命,这会正在浴盆旁边弯腰抹着汗,那股难闻的味儿没用多久就窜满整个屋子,梅林站在离味道源头最近的地方,难受地捂住了鼻子。


“很难闻?”,亚瑟用着对小孩子说话的语气。


梅林点点头,一边用眼神示意着让亚瑟钻进那一盆黑乎乎的水里面。


梅林的眼睛瞪得圆滚滚,严肃认真的神情像是在对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严阵以待,亚瑟盯着对方看了一会,突然觉得心情大好。


“没有人会想要用这玩意儿洗澡的”,他把梅林歪掉的口水兜扶正,打开窗子散掉屋子里的味道,梅林不解地看着他。


“梅林,我教过你很多次,毒药不要放太多”


 


当他把被梅林装满毒药的洗澡水处理掉的时候,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


亚瑟揉揉酸痛的手臂走进房间,梅林正趴在床边懒洋洋的拨弄着床单上的穗子。


“我饿了”,他把自己翻过来,拍拍肚子对亚瑟说。


“你拿十字弩射我,偷我的剑刺我,弄了一整盆的毒药让我进去,而现在你管我要吃的”


梅林的表情一下子亮了起来,他用力点点头,脑袋顶上一撮竖起来的头发不紧不慢地颤悠着。


 


女巫好像在交给他杀死亚瑟这个任务的时候带走了他为数不多的智慧,梅林的脑子出了问题,亚瑟开始越来越赞同兰斯洛特的话。


梅林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研究该怎么让亚瑟咽气这件事上,剩下的一小块时间则温顺得像只上了年纪的猫科动物。


他的情绪忽好忽坏,而且大部分惹他生气的原因,都归结在亚瑟还活着这件事上。亚瑟对此毫无办法,他无法做到像高文所说的“装作中毒的样子”来让配合梅林让他开心,因为大部分针对他的暗杀计划都蠢到让他连嘲笑的精神都打不起来。


 


“我想杀掉你”


“我知道”


忙着暗杀亚瑟似乎耗费了梅林不少力气,他软塌塌地靠在床头耷拉着脑袋,却还在不依不饶地说着话。


梅林一下也不肯动,这让给他换上睡衣成为了一件艰巨的工作。在亚瑟把最后一个上衣扣子系好的时候,他感觉后背不只一条汗水正在往下流。


梅林张开双手看看国王的成果,接着满意地点点头。


亚瑟掀起衣服胡乱抹着脸上的汗,接着干脆脱掉了半湿的上衣,梅林连着打了三个哈欠,口吃不清的嘟囔着。


“可是你怎么样都能逃得过去”


梅林伸出一只手指软绵绵地指着亚瑟,亚瑟接住了它,接着顺手塞进被子。


“这不是我的错”,他说,“是你自己太笨”


 


                                              oOo


脑子里只剩下干掉亚瑟这一件事的梅林不会再去在意国王的生活起居,亚瑟也自然不想去管那些,几天后他的房间里开始飘出那股袜子味儿。


“你可以尝试着用这个让他晕过去”,莫嘉娜掩着鼻子,用剑柄挑起一只黑乎乎的袜子递给梅林,“没人受得了这股味儿,真的”


亚瑟红着脸大步上前夺回自己的袜子,他正试图把穿过的衣服中还算干净的几件挑出来,房间另一头,乔治正在处理他文书四溢的书桌。


梅林迅速钻进莫嘉娜怀里,同时对亚瑟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唧。莫嘉娜喜笑颜开地把梅林往自己的胸脯上按,亚瑟感觉自己的表情像城门口的石像一样僵硬。


 


魔咒的效力只有七天,盖乌斯在翻阅了所有的藏书之后终于找到了事情的解决办法。


“真可惜”,莫嘉娜拽着梅林的手不肯放开,“我喜欢他这个样子”


我也有那么一点儿喜欢,亚瑟把这句话憋在肚子里没讲出来。


 


梅林在魔咒失效的前一天变得烦躁起来,他再一次偷了亚瑟的剑,并企图趁亚瑟从议事厅出来的一瞬间给他一下,计划当然没有成功,因为梅林在向亚瑟冲过来的时候结结实实地撞上了门口的柱子。


亚瑟毫发无伤,梅林的头上撞出了不小的包,跟随国王一同出来的大臣们吓得不轻。


 


梅林坐在床边哼哼着,他的脑门肿出一个红彤彤闪亮亮的一块,亚瑟强忍着笑出声的冲动,试图把毛巾贴在对方的肿包上给它将将温。


梅林用脚胡乱踢着他的小腿,又掀起他的上衣冲着肚皮上的肉狠狠拧了几下。


亚瑟把毛巾搁在梅林头顶,蹲下看着他。


梅林又开始攻击他的脸了,亚瑟感觉自己的耳朵被发狠揪了几下,接着冷不防地被拔掉了几根头发。


魔咒像是预感到自己即将失效一样,正在梅林身体里的乱窜着提醒着宿主的任务。


只是世上最伟大的巫师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杀手,他永远觉得靠自己的牙齿或是用没什么力气的拳头胡乱锤上那么几下就可以让亚瑟咽气。


明天,亚瑟想,明天那个多管闲事的烦人精就会取代眼前这个温顺可笑,又带着一丁点攻击性的家伙。


梅林捂着头上的肿包小声哼唧着,接着同手同脚的爬上床,瘫在床边眼巴巴地盯着他。


亚瑟突然觉得胸口充满了暖洋洋的东西,他转转眼睛,决定做点什么。


他绕过梅林靠在床头,向正在床单上打滚的梅林招招手。


“过来”


梅林警惕地打量着他,亚瑟笑着,拿起床头柜子里面的匕首向对方比划着。


“想要这个吗?”


梅林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手脚并用地爬过来,一把夺过匕首咯咯笑起来。


亚瑟的腿被梅林压着,专注于手中凶器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用着无比亲昵的姿势胯坐在对方身上,亚瑟伸出一只手拦住梅林的腰,柔软的屁股嵌在他胯部向下的位置,不安分的挪腾着。


让彼此的身体都热起来的姿势。


梅林稍微高出他一点,亚瑟看见由于轻喘而颤动的喉结,和隐藏在口水兜下面的白皙脖颈。


“试试用这个”,他用手指包裹住梅林的,带着它们把匕首一点一点从鞘中拉出。


他把刀子在对方手中转了个方向,接着握住梅林的手腕,把刀尖冲向自己心脏的位置。


“从这里刺下去”


他用低沉的声音诱导着,梅林的蓝眼睛在他几寸之外的地方,湿润得能滴出水来。


亚瑟拍拍对方的手背催促着,梅林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呻吟,他皱起了眉头,接着把手指从亚瑟手心挣脱出来,将匕首一口气扔到房间另一边的角落。


“我不喜欢用这个”,他把头扭到一边。


亚瑟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环住梅林的腰把对方又拉进了些,梅林像是又生起气来,两个腮帮鼓得圆滚滚,发出愤怒的呼噜声。


亚瑟扯住那条口水兜凑近对方,梅林的鼻尖贴着他的。


“那么,我们来试试这个”


 


亚瑟从梅林的嘴角开始慢慢亲吻起来。


他不慌不忙地在对方的嘴唇上点着,接着用舌尖在唇线上小心勾画,梅林的上唇有些湿润,亚瑟尝到了午饭时候那瓶桑葚果酱的味道。


梅林的吐息变得不规则,亚瑟感到落在鼻翼的气息开始升温,这让他心情大好。


梅林的身体变得软绵绵,亚瑟托住他的后颈,梅林发出一声迷迷糊糊的呻吟,双唇微张,亚瑟抓住这个机会,送上自己的舌头。


他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最舒服的角度,梅林的口中软软的,果酱的味道流淌到他的舌尖,亚瑟耐心地咽下那些甘甜。


他感觉到梅林闭上了眼睛,浓密的睫毛触碰着他的鼻梁。


梅林的一只手紧紧扯着他的一只袖子,另一只手不经意的扶在他的肩膀。


亚瑟含住梅林的上唇,接着轻咬。梅林用细小的哼声抗议着,亚瑟轻啄他的鼻尖,然后在梅林的呼吸完全乱掉之前放开了他。


“像这样”,他说。


梅林露在外面的皮肤变得微红,他摊平手掌给自己胡乱扇着风,被啃咬过的嘴唇变得红艳透明,亚瑟的拇指擦过他刚刚吻过的地方,湿润的热度传遍全身。


“像这样”,他在梅林耳边重复着,“现在,换你来做”


梅林点点头,接着捧住亚瑟的脸。


亚瑟感觉到正托着他两腮的手汗津津的,梅林小心翼翼地靠近,然后快速在他的侧脸点上一下。


“这样不行”,他摇摇头。


梅林暖和柔软的手心揉捏着他的脸,亚瑟耐心地等待着。


这一次亚瑟感受到了梅林的小舌,湿润的东西细致地在他的嘴角摩挲着,梅林小心翼翼地探出舌尖,在他的唇边的胡茬上一下一下地舔舐着,亚瑟的嘴唇和下巴变得冰冰凉,痒痒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梅林停下了亲吻的动作,歪着头像是在观察亚瑟的反应。


“我要杀掉你”,他小声说。


亚瑟擦掉他的额头上的薄汗,梅林闲下来的两只手迅速找到亚瑟上臂的肌肉拧了上去。


那其实还是有点疼的,他龇牙咧嘴的想,却并不想梅林停下来。


“你已经这么做了”,他说。


 


                                                   oOo


在亚瑟再一次被高文的吆喝声吵醒的时候,梅林正坐在他旁边张大了嘴巴看着他。


正如盖乌斯所说的,魔咒在那天早上失去了效力,可梅林却还是跟原来的样子有些不同。


这主要表现为他开始不愿意跟亚瑟呆在一个房间这件事上。而细心的兰斯洛特发现,梅林的脸和脖子会时不时变得通红,这大多发生在亚瑟出现在他二十米之内的时候。


而在亚瑟终于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之后,他只想把铁手套丢给那个以捉弄人为乐的女人。


“你说谎”,他气急败坏地叫着,“这跟那天你说的完全不同”


莫嘉娜对他嗤之以鼻。


“魔咒的效力只能保留七天是真的,梅林不会记得这几天发生过什么是我自己加上的,对不起”,她说,“我高估了你的智力”


亚瑟咬牙切齿的看着正在悠闲地打理着指甲的莫嘉娜,后者回敬给他一声冷哼。


“所以说”,她漫不经心地瞥着亚瑟,“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End


 


 


 


——————


题目来源于一部SF轻小说叫《温柔地杀死龙的方法》,有人看过吗!?吗!?吗!?